当前位置:主页 > 建材 >
青岛养鸡户面对鸡笼直流泪 每天2千元打水漂
更新时间:2021-06-10

  刘哲旺将河套街道免费提供的疫苗认真注射给所有的鸡,在理解并配合政府防疫工作的同时,他也希望政府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

  H7N9疫情出现后,外地屡屡传出养殖户闷死鸭苗、填埋肉鸽的新闻,虽然岛城尚未出现类似新闻,但养殖户也在蒙受损失。在活禽市场关闭后,5000只待售的鸡平均每天继续消耗3000多元的饲料

  ,整个家禽养殖业一片惨淡。记者连续两天走访发现,在养殖业这种高风险行业中,养殖户规模小 、各自经营、受行情影响大,在整个养殖链条中话语权又最小,只有通过抱团取暖,借助政策优势转变粗放型养殖模式,进一步整合活禽交易的链条,才能在冲击中将损失降到最小。

  4月12日上午,记者走进刘哲旺的养鸡棚时,他正全副武装地给剩下的百余只鸡打疫苗,虽然青岛已经暂时关闭了活禽交易市场,刘哲旺依然坚持着给所有的鸡打了疫苗。“疫苗是防疫站免费提供的,就是为了预防这次的禽流感。”摘下口罩后,刘哲旺一脸疲惫地说,“5000只已经能够出笼的鸡,就这样天天吃饲料,亏大发了。”听到这话,一旁的妻子背过身去忍不住想哭。

  刘哲旺目前养了2万只鸡,这2万只鸡分了4批,第一批饲养了80天的5000只鸡已经能够出笼销售,后面还有养殖了60天、25天、7天的鸡各5000只。因为青岛与全国各地一样暂时关闭了活禽交易市场,刘哲旺的鸡卖不出去,但是鸡每天还在吃着饲料,一天天下去,刘哲旺的流动资金越来越少。

  “ 5000只成品鸡,一天得吃1000多斤饲料,这些都是打水漂的钱。”刘哲旺喂的鸡饲料是由玉米与豆粕混合而成,玉米的进价是1.22元每斤,豆粕是2.2元每斤,一天下来就需要2000多元,这只是5000只已经可以出笼的鸡目前的饲料费用。

  刘哲旺的情况在他所在的山角社区乃至整个城阳区河套街道已经很普遍,山角村的10来家养殖户都面临着本应卖掉的鸡依然在笼里吃饲料的境遇。他们养殖的都是俗称麻鸡与白鸡的品种,主要通过活禽交易市场上卖到菜市场、饭店和市民手中。

  在养殖户刘鹏飞的家里,妻子一边检修着雏鸡的笼子,一边抹着眼泪,4月3日他们刚刚进了9000只鸡苗,连带着5000只80天左右的麻鸡和5000只60天左右的白鸡,每天的费用也很大,“鸡越大吃的越多,这些鸡苗我们不用政府管,但是这些已经能卖的成鸡,希望政府能帮着处理一下,这一天吃进去好几千块钱,换谁都受不了。”刘鹏飞的妻子以几乎哀求的语气希望记者能帮着反映一下,而丈夫则在一旁给收鸡的人打电话,不过大部分收鸡的人要么是暂时歇业回家了,要么就是不接电线;活禽市场暂时关闭,没有销路;笼子里的鸡已经四五斤重,每天还要吃饲料,矛盾一下子集中到养殖户头上,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记者探访的每一家都唉声叹气,“我们快撑不下去了,真是没办法了,我总不能借钱喂鸡打水漂啊!”在河套街道胡庆社区,有些泼辣的刘红梅半开玩笑地说,“我现在有一周多在晚上不开鸡棚的灯了,如果开着灯的话鸡在晚上又要吃不少饲料。”

  因为听说上马街道在4月12日当天把所有的养殖户召集起来开了会,急于了解政府信息的几个人坐在一起打听上马街道发布的是什么通知,最开始打听到的是“不准宰杀、不准交易”的消息 ,几个养殖户的情绪立即沮丧起来。在记者的建议下,他们又给上马街道其他熟悉的养殖户打电话,终于了解正式的通知并不是不准宰杀、不准交易,而主要着重于防疫工作,只准活禽在市内交易、实行鸡棚封闭式管理、按时消毒、外地禽类禁止进入、禁止乱扔病死鸡的一些内容,但这仍没有让养殖户的情绪好一些。沉默了好久,刘红梅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涉及到咱们这些鸡怎么处理的事情,光说让市内交易!”年龄最大的养殖户刘锋玉告诉记者:“说实话,我们养了这么多年鸡,有的养殖户都经历过SARS、禽流感,我们支持关闭活禽交易市场,毕竟人命最重要,防疫站免费提供疫苗,我们也都给鸡注射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光顾着防疫,把所有的养殖成本全让我们兜着”。

  “去年11月行情刚刚看涨,因为饲料添加剂的事情,我们被冲击了一次,现在禽流感还没证明和养殖鸡有关,就又冲击我们,2003年时最开始还说 SARS和果子狸有关,后来不也证明是假的吗?凡事都一棍子打死,这不好。”从1995年开始养鸡的刘哲旺叹了口气。

  “现在整个禽类养殖链条已经极为脆弱,如果再冲击一次,别说短时间了,长时间都难以恢复。”始终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他不仅帮助记者联系了养殖户,也借助自己在整个养殖经营链条上的人脉,提供了大量的信息。“不用我说,普通人都能看出来,半年后的肉鸡价格肯定报复性上涨,但是那时候养殖户依然赚不了什么钱,这是行情决定了的。现在的养殖户如果元气大伤,后面的肉鸡供应量减少,市民因为肉鸡价格高选择继续不吃或者少吃鸡肉,养殖户的鸡依然难销,但是饲料的成本也涨上来了,赔本的依然是养殖户。整个链条就陷入了价贱伤农——亏损不养—— 供求冲突——价格暴涨——价高伤民的恶性循环了。”